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最近重庆的莎莎舞火了, 一帮精力旺盛的中老年朋友从“吸引力、999”舞到“一锅鲜”,因大面积yi情引发市民吐槽,欲掴之而后快。在下自觉,老老实实呆在家,由莎莎舞想到年轻时也喜欢“蹦嚓嚓”,有次差点下不了台。

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上世纪80年代,校园扫除舞盲,带着几分兴奋和腼腆,同学们频频踏入周末的舞会。经过一番蛹的笨拙,渐渐有了蝶舞蹁跹的自信。每逢举办舞会,寝室里就会鞋刷如飞,油光可鉴的鞋面,刻意梳理的偏分发型,隐藏着男生的潇洒和欢喜。

新学年伊始,高年级班照例要举办迎新舞会,有两年舞龄的我已能用老练的目光扫视全场。美女自古是稀缺资源,乐声响起,男生们目光如炬,像一群绕着鲜花的蜂子。有些颜色的女生被率先邀请,出手慢的不是颜值差点,就是叫“花子搬家一无所有”。

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舞池里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,蜂子们的眼光惊人的一致,最漂亮的女生总是围着最多的嗡嗡声。男生虽然有些焦躁,却也遵循“先到为君后到为臣”的古训,不致哄抢失礼,女生也给男生面子,谁先谁得,一般不会拒绝。

滚灯闪烁的霓虹里,在化学反应剧烈的空气里,我暗下决心要做一只闪电蜂子,目标显而易见——全场最靓最炫的女生。一曲罢,我赶紧抢占有利位置,站到“光芒女”身边。“光芒女”是新来的师妹,有着乌黑的辫子和顾盼生辉的眼睛,是公认的“七月一枝花”。

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舞曲响起的刹那,我“迅雷不及掩耳”伸出了邀请的手势,师妹望了我一眼,微笑着起身。沉醉于成功搂得美女的喜悦,仿佛周边的嘈杂已不存在。那时我可以把三步四步跳得风生水起,我希望这一曲是华尔兹,可以带着师妹飘逸的旋转。

然而现实啪啪打脸,我始终踩不到节奏上,竖起耳朵细细一听,坏了!舞会放的是舞曲磁带,除三步四步外还夹杂着其他舞曲,我碰巧遇上的是一支吉特巴,然而我并不会跳。要命的是男生们好象约好了似的要看我出丑,他们同仇敌忾,任凭舞曲想起,就是没人邀请女伴同舞,偌大的舞池就我和师妹孤零零的舞着。

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汗,开始从手心沁出,接着,额头也热哄哄的。就这样迅速缴械,悻悻而归么?不,这不是我的风格。观师妹,纤手搭我肩,表情自然,大方得体。我对自己说:镇定,得撑一会。我故作轻松,强颜欢笑,和师妹边聊边跳,似乎进入了旁若无人的境界。我知道指望群舞混沌一通是不行了,让我以不规则的四步对付你吧——背湿的吉特巴!孤立无援的我又苦捱了一阵,舞曲快完了,我把师妹送回了原位。

好个师妹,一直微笑着,不慌不躁,给我继续跳舞的勇气,像是两个老朋友,絮叨着旧事,跳舞不过是慵懒的陪衬。她沉着的担当起伙伴的角色,伴我不妥协的青春,送给了我舞会上最悠长最难忘的三分钟。

八十年代重庆校园舞会,一个优雅得体的美女拯救了男生的自尊

毕业那年元旦,我们两个班合作了一个节目,是师妹编排的集体舞,舞曲是根据《爱的罗曼史》填词的《我的吉他》。优美的旋律和飘逸的白裙,依稀看见四对青年人在冬的落叶里优雅的旋转:

你是我池塘边一只丑小鸭

你是我月光下一片竹篱笆

你是我小时候梦想和童话

噢,你是我的吉他.…..

专注起名30年,已为30000+宝宝和10000+企业店铺赋予美名,大师微信号:stc383,如需大师人工起名,可以加微信,备注:VIP,否则不加!即可享受VIP减免优惠服务!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aqiming.com/932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