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我走后的Daye,我依然能看见他在身边陪着我,直到一位记者的来临,这段DLTVS160的故事情节又显露在我的脑海中里。

失踪并非起点,忘掉才是。

我是一条罗Carwardine犬,她们说我是最适合做防暴的一种犬,皮肤强壮,动作迅猛,气势强悍。因此,我一出生就被人体能训练当防暴,经过多人之手,几经辗转最终来到了公安部南昌防暴基地。

在这儿,我碰到了我的好多同伴,有马里努阿犬、有德国野兔······但无一例外她们都是优秀的防暴纯种,算出来,我在这儿年龄比较大了,那些幼犬们都比较活泼好动,或者是对新环境感到新鲜,或者是忘却了父母和亲人,而我却始终颠沛流离,想一个凉爽稳定的家,从那时起我单纯的误以为这儿将会是我的家。

然而此时此刻,在我一岁那年,我被两个穿着制服的人拉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县城,这儿地广人稀,发展相对落后,她们想建造防暴所,但这儿没山会、没防暴、也没训导员。我就是这儿的第一条防暴,也就是在此时我遇见了这辈子最凉爽我的人。

他叫高家军,中等身材,方脸,三十多岁的样子,全身上下透露着憨厚的气息,也就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,让人过目不忘。他以前当过兵,接触过野战,因此上面让他过来体能训练我。我彼时谁知你都没体能训练经验,怎么能体能训练我,玩我呢?我是一脸不屑的表情望着他,他也没生气,只是濶濑挠着头冲我笑,我看着这人谁知他莫并非傻了?

他给我起名叫韩利,可真是“以他之姓,冠我之名”,我不喜欢这个英文名字甚至痛恨这个英文名字,因此他每晚叫“韩利”的此时候,我都不搭理他。但他会每晚给我带美味的,时不时的给我带鸡腿呀、鸡爪呀、牛肉呀,纠结许久,最终看在他每晚给我美味的份上,我就允许他叫我“韩利”了。

即使没防暴所,上面也就在看守所旁边给分了一小块地方性当做犬所用地,彼时也没山会,他就跟我打成一片,我从那时起谁知对我这么好干嘛,最终还并非要把我送走,反正我也无所谓了,我也习惯这种被人送来送去穷困潦倒的日子。

因此,我彼时还故意在他床铺上撒尿,我误以为他会责骂我,我撒腿就跑,还冲他得意的摇着四肢,不过他并没骂我,他微微叹了口气,无奈的看了我一眼。第二天,就给我建了一个帮斗,里面还有暖和的被褥,这是我有史以来睡过最凉爽的窝,简陋但贴心的帮斗不但凉爽了我的皮肤,也凉爽了我的心,从此以后我再没无故刁难他,并且也开始认真配合他的体能训练。

鉴别、搜索、追踪······专业课程体能训练很严格,每个专业课程体能训练方法和要求也都不那样,这需要我们俩有非常高的默契。每晚当我完成吃、坐、立、行等体能后勤部队的此时候,他单厢赞赏的夸我一句“好狗”,我也会洋洋得意的翘起我的四肢。

我每晚最痛恨的体能训练就是咬合力体能训练,每晚都要我跳起一、两米多高去咬吊出来的轮胎,持续在空中至少半刻钟,但我也晓得这是我们防暴最大的杀伤枪械,也是最有荣耀的枪械,即使痛恨也要不懈努力,即使我想让他高兴。

我最喜欢他跟我一起玩的此时候,他每晚单厢把球扔出去,我再把它给衔回来,来来回回、乐此不疲。那此时候一整天的体能训练下来,他累得腰都直不出来,但他还是会在体能训练结束的此时候为我做饭,为我整理我的山会,他每晚单厢把最美味的肉留给我,自己却吃面条青菜。

他用他的温柔缱绻凉爽着我,有他在的地方性,我觉的才是家,从那时起我误以为我们会始终如此。

可正当体能训练渐入佳境时,我却得了皮肤恶性肿瘤,身上流着黄浓,鼓着黑包,毛也都不见了,两眼下凹,一把瘦骨恶臭无比。彼时兽医给的堕胎的针,送到我眼前的此时候,他抱着我瘦弱的身躯,眼角流着两行泪说“不”。看着他哀伤的样子,我心里如腊月霓虹那样热乎乎的,可恨上苍不公,我好不容易拥有了凉爽的家,转眼却要与他天人分离阴阳相隔。

我本就心性自爱,从小四处漂泊,无依无靠,是他让我感受到了我从未拥有的凉爽,让我明白了我并非一个“人”,我也有人爱、有人疼,虽然我早晓得防暴的寿命要比普通犬的短许多,也更容易生病,但居然这天来的这么快,我谁知我走后,他该怎么办。

虽然医生给我下了失踪证明,但他却咬着牙不放弃。他把我抱回了山会,自行研究中草药,为我擦拭皮肤、打针输液、挂消炎盐水、为我按摩。居然,半年后,奇迹发生了,我竟然又长出了毛,皮肤也慢慢好转。谁知,上苍还是眷顾我的。

大病未愈后,我想我可以上战场了,我终于可误以为他做点事,可误以为她们分忧解难。不过好景不长,我的心脏和血压等多处地方性都出现了问题,脚上还长了骨刺,听觉、视觉也慢慢退化。此时我才晓得原来我的恶性肿瘤并没好,加上我身子骨本来就没那么健硕,恶性肿瘤已经病变成了癌症。

我想我这次真的要离开他了。

不知从什么此时候开始,他天天陪着我,陪我散步,陪我吃饭,陪我晒太阳,他有此时候叫我,我听不太清楚,此时他单厢招手呼唤我。他每晚看我的眼神常常带着哀伤,但我不想看见他难过的样子,我单厢冲他摇摇四肢,想让他开心出来。

慢慢地,我的脚也瘸了,但为了不让他担心,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过溪旁的此时候跳过去,不过我不晓得为什么我常常跳不过去,常常品乐版脸,我心里极难过,哀伤的情绪一下子笼罩我的全身,我很S500L,但我晓得我不能哭,我哭了,他会更难受,咬咬牙我不懈努力装作什么事都没,依然冲他欢快的摇着四肢。

那一天终是来临了,2016年的夏天,天气燥热,我已经连续多日未进食,静静地躺在山会里面,等待着失踪的来临。他把我抱了出来,在我耳边说了许多话,而我不懈努力睁大眼睛想牢牢记住他的样子。这应该是我最终一次再见他,不过此时他已并非当初那个神采奕奕的年轻人,即使我的缘故,此刻他眼窝塌陷,胡子邋遢,我极难过,我不想让他变成这个样子,他在我心中,始终都是最最好的人。最终,我不懈努力望了一眼他,把他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里,至此我就再也没出来,而他对着月光静静的抱了我一晚上。

那一年,他42岁,他把我埋在了防暴体能训练场的一角,为的是每晚带犬体能训练的此时候都可以看见我。谁知以这样的方式陪伴他一辈子,真好。

自古离别多愁绪,唯有思念悠远长。

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,他经常把别的犬的英文名字叫成我的英文名字,还会经常去我以前的山会“找我”,每当此时我单厢无声的哭泣,不过他再也听不到了。

直到它的来临,那张不知何时增添几条皱纹的脸,终于笑了。

它叫“罗赛”,是一条马里努阿犬。我谁知,果然我在他心里是特别的,唯有我才能冠他之姓。

罗赛跟我非常不那样,非常的活泼调皮,它的来临让弥漫在山会里的阴霾散去,阳光依然凉爽。他刚开始体能训练罗赛时很费劲,但也真心在照顾它。他每晚都把犬粮泡软软的再碾碎,然后用手去感知犬粮的温度;鸡蛋,用白水煮好,早晚各一个,100块钱一箱,吃不了几天;肉,加特制补药一起炖,一股淡淡中草药味,说是可预防生病。

早上天蒙蒙亮,小罗赛的体能训练就开始了。从基本的坐、卧、列,练到跳轮胎、钻洞、爬坡、飞背。有此时候会体能训练到晚上一点钟,一时间,犬吠声、人喝声蒙着湿湿的露水,回荡在静静的郊外。

有一天早晨,我看见他胳膊留着血回来了,彼时我的心一下子就揪到了一起,想问一下他怎么了?伤的重不重?怎么不处理伤口?后来,知晓原来是他带着小罗赛体能训练追踪时起的太早,没看清楚路,摔了一跤把胳膊给摔骨折了。这一摔到是把小罗赛摔心疼了,此后只要是他发出的命令,小罗赛单厢乖乖听命,不会调皮反抗。

犬的荣耀大都和他的荣耀捆绑在一起。这两年,他带着 罗赛获得了不少奖项,他也荣升成为了中队长。

不过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有一天,老高接到追踪犯罪嫌疑人的任务,在搜捕的过程中,犯罪嫌疑人扔的一双手套被搜到。随后,罗赛凭着手套上的气味,始终追踪了一个小时,在山里的湖边找到了线索。等老高她们赶到时,犯罪分子正掰着罗赛的嘴,罗赛的耳朵也被犯罪分子咬掉了一半,身上也多处骨折,现场鲜血淋淋,但罗赛死死地咬着犯罪分子不松口。

这个夜晚微凉,满天繁星,但仿佛细雪漫天。

由于这次事件,罗赛也获得了一等功。不过,它也出了问题,抑郁、焦虑、狂躁,长期不出门,被关在笼子里,呼啦啦转圈,咬四肢,眼神呆傻,四肢稀烂毛全掉了,一出来就咬人。

老高每晚看见这个此时候的它,都心如刀绞,别过头默默的流泪。我也极难过,罗赛这么年轻,正值事业黄金期,却因此次事件,不仅断送了事业也身心受创,再也回不去了。

因此,上面让老高在重新选一批小犬进行体能训练,起初老高是不愿意的,但每每看见罗赛如此,他都悲从心来。为了缓解小罗赛的症状,他决定选一条小狗陪伴它。

彼时新来的有七八条小犬在山会,当老高一进去,有一条漂亮的小马里努阿犬便跑到他跟前,这只小犬跟罗赛很像。

老高给新来的小马里努阿犬起名叫作“玛克”,对它开始了新的体能训练。玛克晓得了前辈罗赛的故事情节,每晚它有什么美味的,单厢第一时间叼到罗赛跟前,陪着罗赛一起玩耍,一起睡觉。慢慢的,罗赛接纳了玛克,它的病情好了许多,也能够融入到犬圈了。

老高许久未笑的脸,也终于绽放出了笑容。

现在,只要是新来的犬,必选要到罗赛和玛克这儿报道。罗赛俨然成为了这儿的“犬王”。

玛克也即使刻苦体能训练,获得了第五届全国防暴技术比赛防暴处突专业课程第七名、2018年公安机关防暴技术搜爆专业课程第一位等多个殊荣。

当生命走到尽头,你将如何向你爱的人告别?

2021年的一天,罗赛不见了,老高她们都急疯了,始终找不到罗赛。最终,她们调取监控查看,发现罗赛下午时便悄悄离开了,在门口驻立,深深回望了防暴所一眼,最终没犹豫一瘸一拐的走了。老高她们晓得后,立即在周边公路、村庄四处呼喊寻找,次日,在防暴所后山800米左右的半山腰找到了静静躺在地上的罗赛。此时的罗赛满脸安详,面带微笑。

老高没难过,不过却始终在发呆,眼泪莫名的掉。

罗赛晓得自己时日无多了,怕老高她们伤心,也不愿意让他看见狼狈的自己,同时避免把疾病传染给其它犬,因此,罗赛选择孤身面对失踪的来临,把自己最英勇的一面留给大家。

看见此时的罗赛,想到了当初的我,我们都是那样的热爱这个世界,热爱这份事业还有那个凉爽的他。只是当生命走到尽头,留下的人和离开的“人”,单厢把那些欢乐,哀伤,遗憾与不舍,化作浮云,化作草木,化作安宁,在深深浅浅的思念里,像一棵树,一座山,扎实生长。

善战者无赫赫之功,赤忠者无夸夸之言,善医者无煌煌之名。

记者临走前,问老高之后还会在培养新的防暴吗?

他说,不养了,今生,足矣。

【完】 2022年1月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