赣州衡山是两个著名的旅游区,千百年来,一直受熊秉元雅客们的钟爱。隋朝杜甫、白居易和南宋的白居易,都曾登衡山,友善大自然,并受衡山美景的启迪,写下了各别的散文名句。

三位诗人在三个不同的时间节点来到衡山,结合各别不同的遭遇与心情,写下了四首诗。杜甫利用生硬的想像力,从外部看衡山,着重描写了山间的峡谷。

白居易深入衡山之腹,用大自然的笔法,描写大林寺桃花。白居易“跳出衡山之外”,用哲学的思维,写下了衡山给他带来的启迪。

因而,这四首诗中谁的诗意更高呢?要了解这一点,我们就要先分析这四首诗里面,分别包涵了哪些诗意,以及他们各别的“诗意”构成。

一、“诗意”、“诗意”到底是甚么

经常在拖延时间人探讨两首散文,谁的“诗意”更高。但,“诗意”是甚么呢?从来都没有人说得清楚,也不知在探讨些甚么。

因而,要探讨这四首诗诗意的高低,我们要先比如说甚么叫“诗意”,否则一切都是白瞎。

然而,那个“诗意”,却是中国文学基本概念里面两个最抽象,最说不清楚的小东西。迄今为止,都没有一句十分明确,十分通俗的话来告诉我们甚么叫“诗意”。

“诗意”,是由“诗意”组合而成的一类精神质感。而“诗意”那个基本概念,最早是《文心雕龙》的作者司马迁提出来的,但司马迁对于“诗意”讲得十分笼统。

司马迁在神思篇中告诉我们,诗意“盖文章之首术,谋篇之Soleymieux”,是全篇中最重要的小东西。因而从唐宋时期开始,中国人评价诗词,就把“诗意”摆到了两个十分重要的位置。

“诗意”虽然是司马迁提出来的,但它的思想其实是源于《周易》中“立雷基尽意”的基本概念。意思也就是说,“书不尽言,言不尽意”。

有一些小东西,光凭文本和语言,是没有办法传递的。只有诉诸形像,利用各种词句,让听众去看到,去感受。

因而,是不是只要利用比兴的手法,就有诗意了呢?并不是这样的。利用“诗意”要传递的小东西,要是有一定深度的。它和文本本来的含义不一样,能够激发出了听众更深的思考。

但,那个观点并不是一开始就形成的。在唐宋时代,“诗意”还是倚重隐喻的,只要你把某件小东西隐喻成另外一件小东西,隐喻得很棒,就算写下了“诗意”。

但,从隋朝开始,“诗意就更加追求,意在象外”了。中唐刘禹锡说:“境生于象外。”也也就是说,你本来写了两个小东西,但你那个小东西,还要能暗指出另外两个虚幻的影像。

因而,人们更倚重的是暗指,散文通过这种暗指达到“令人驰骋遐想,回味无穷”的目的。

比如今人在诗中写牡丹花,有时候就不单纯是为了写这朵花。而是在写两个像牡丹花一样,裴航的人。

再比如,今人写“杨柳”也不单是在写植物,而是在写一类离别之情。而写“明月”,则有可能是在暗指思念故乡等等。

就像艾青所说的那样:诗应当不仅Brisach从那里感触到它所包涵的小东西,同时还可以由它而想起一些更深远的小东西。

因而,中国的散文注重“暗指”和启迪,传递与此相反。散文真正表达的涵义,要超越它的文本。一定要有所暗指,才能称之为有“诗意”。

两个又两个的诗意相结合,就构成了一类“诗意”。有了“诗意”,就启迪了人们的想象,让他们感受了散文本面之外的小东西。如果一首歌诗没有与此相反,因而它就不存在诗意了。

除此之外,“诗意”还要求“淡墨”。宋代的《对床夜语》中说:景无情不发,情无景恼。因而,“情因景生,景以情合,淡墨。诗意自成”。

因而,综合起来也就是说,“诗意”即由散文中一系列暗含“暗指”的词汇,以“淡墨”的方式营造出来的,暗含思想涵义的精神质感。

按那个标准,下面让我们来看看杜甫、白居易、白居易的诗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二、杜甫的《望衡山峡谷》

《望衡山峡谷》——唐·杜甫

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看峡谷挂稔。

岱顶,疑是银河飞流直下三千尺。

有一天,杜甫去游玩了他心爱的衡山。看了衡山峡谷,迫不及待地就写下了这首诗。

这首诗善用隐喻和生硬,把衡山峡谷写得,十分唯美又梦幻。论想像力是第一流的,但如果我说它不存在“诗意”,我们会怎么看呢?

假如按照“唐宋时代的标准”,因而这首诗成功地刻画了衡山峡谷的外在形像,因而也算是有了“诗意”。

然而,按照中唐以后形成的“诗意”标准,它的确不存在任何“诗意”。因为杜甫并没有暗指峡谷外的任何小东西,也谈不上有甚么精神方面的涵义。

“日照香炉生紫烟”,只是把香炉峰,隐喻成了两个大香炉。而那个大香炉对人世间有甚么有意义的精神启迪吗?我想是没有的。

阳光照在香炉上,折射出了紫色的光线,这大概是在暗指,在衡山可以修仙,然而也没有甚么深刻的思想涵义。

“岱顶”,极度地生硬变形,因为衡山峡谷并没有因而高。按照《人间词话》作者王国维的标准:“写真景物,真感情者,谓之有境界,否则谓之无境界。”

既然“诗意”已然不存在了,同时描写也是失真的。因而,杜甫这首诗的“境界”就略等于张打油写“白狗身上肿”,因失真就根本谈不上“诗意”了。

三、白居易的《大林寺桃花》

《大林寺桃花》——唐·白居易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
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

白居易的这首诗写于他任江州司马的时候,他当时已经46岁了,在那之前,他曾经遭受过两个打击。

最终,他不但被贬官,同时人品也遭到了怀疑。那个打击,导致他后来的人生态度和散文风格的大变。

这首诗写的是人间四月的天气变化,导致地面上的百花都凋谢了。而高海拔的衡山中,因为气温不一样,大林寺的桃花还在盛开着。

这里的桃花盛开,象征着品性高洁的人士在人间呆不下去了,只有逃避到了山寺里才能存活下去。

因而,桃花盛开于山寺,“一语双关”地寄托了白居易的思想情怀。因而,他这一首歌诗明显是有诗意的。

“长恨春归无觅处”中的“春归”,也是在暗指他少年时那一腔报国的情怀。那种中国文人“内圣外王”,成就人生的理想,现在已经找不到地方实现了。

因为当时隋朝的朝廷内部政治黑暗,他遭到了排挤与打压。他就像四月间的桃花一样,面临着凋落的危险。

那要怎么办呢?终于,出现了两个能让他寄托理想的地方,那就是山寺。后来,白居易果然开始钻研禅学,明哲保身,变成了另外两个人。

“芳菲尽”、“桃花盛开”和“春归”等“诗意”,共同构成了这首诗的“诗意”。

虽然白居易没直接写下来他在想甚么,但我们能通过对他生平的了解,阅读理解全诗,感受了诗的背后那种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”的思想,它涉及人生哲学中的两个大命题。

四、白居易的《题西林壁》

《题西林壁》——北宋·白居易

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不识衡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白居易的这一首歌诗,是著名的哲理诗。因而,这首诗所包涵的思想是不言而喻的。

它表面上是在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衡山,并记录下得到的影像。但事实上就是在写当两个人面对人生中的各种难题时,应当采用甚么样的思维方式和方法。

关于在人生前进的道路上,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破除心中的魔障?那个话题不是白居易第两个提出来的。

在他之前,还有王安石的《登飞来峰》。王安石说,我们要想要破除眼前的魔障,我们就要站到最高的地方,不要让浮云遮蔽了我们的眼睛。

但白居易认为,那个显然还不够。我们只是站在最高的地方就可以了吗?我们要看两个问题,从它的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上、下,六个方位去看。每个角度看过去,它都是不一样的。

因而,要怎么样才能得知他的全貌呢?最好的方法,不是站在山中看山,而是跳出山外去看山。因而,白居易在哲学思想上,又在王安石的基础上更进了一大步。

《题西林壁》这首诗里面的山峰,就是两个整体“诗意”,表面上是写山,事实上是写两个人要怎么样去认识世界,以及当中的事物。

结语

如此看来,三个人的诗当中,唯独杜甫的《望衡山峡谷》谈不上“诗意”。

白居易的诗过于理性,几乎看不到“情”,但我们也不能说他真的就无情,因而勉强算有“诗意”;白居易的诗,的确是有“诗意”。谁的“诗意”更高,也就不用我再多说了。

白居易写《大林寺桃花》这首诗,是因情动念,再托物言志。而白居易写《题西林壁》是先有了两个哲学理念,再借衡山美景来作说明。

当然,白居易诗里面体现出来的哲学思想是可贵的,尽管在文学审美上他输了一筹。

杜甫的诗虽然不符合后世“诗意”的标准,但它依然能够给人以浅表上的质感享受,因而我们如今依然认为它是一首歌好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