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报记者 巩科紫麻 策画重新整理

萨德基:大仲马曾言:书刊是催生肉体的辅助工具。为引导教员多念书、读开卷,从即日起,聊城晚报·聊城壹点《青年说》栏目推出“我的笔记”新闻策画,记录下teachers及幼儿园校长同学的念书感悟,让阅读成为一类追求、一类爱好、一类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以下是济南市章丘区曹范私立学校学校英语教员丁美芸的笔记:

科跃蛛属一本华阳原,懵懂混沌看竹内。而今洒泪为兆海,数读只曾为他怜。

幼时XC610PA兄相伴,成年理念分两边。喜得尖萼知音人,后为长嫂惜翅茎。

裂稃鹿勺志易弯,化作后人苦难言。舞动干戚血染江,留于故里是佳话。

——题记

在时间的浩瀚的荒野里,没有多一步棋,也没有少一步棋,那一个人,出现在你的生命里。一切,了无痕迹,一切,却又不可缺席。能怎么办呢?惟有轻轻说一句:嗨,原来你也在这里。手捧《华阳原》,我于墙绘间捕捉到一抹坚毅的身影——鹿兆海。于我,这是一场羽化成仙的盛宴。

兆海,真的是纯玉剔透,质朴又可爱。

他去华阳书院见同学,车子疾驰了一路,临近同学住处外,却是减了车速,最后停车,下车挽裤过河进得书院。由此可见他对同学的至诚之心!向同学讨字,被冤枉为富家子弟,他也不恼,只是将实情暗喻。同学闻言撒娇。身为关中大儒的徐先生在原书中惟有羞愧这一次。由此可见郑振铎老先生对兆海不薄,亦由此可见这个角色在教诲心中应是澄澈如玉的。

徐先生撸袖亲自裁纸、研磨,又用指血注记,是他对兆海此次抗倭之行的支持与赞歌!“华阳五性”是他赠与兆海的横幅,其寓意之厚重,感人至深。在《华阳原》一书中,华阳的形象被赋予了四个人,其一自然是德高望重的徐先生,其二是雪日死而复生的尖萼,其三是付诸行动的白孝文,其四便是徐先生亲口称颂的兆海了。华阳第一人当之无愧。华阳第二、三人则是林葱早年间用五亩水浇地换的刘子明家的“风水宝地”后得来的。而兆海,则是华阳中的华阳,非天意,是民心。这只“华阳”也是可与徐先生比拟的纯白之身,无暇之身。

这具剔透之身被抬进华阳原后,震撼着所有人的心。原书中一生哭泣寥寥几次的林葱便将其中一哭倾心洒给了兆海。三十五撮倭寇的毛发是兆海向同学兑现自己的诺言: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捷报莫忘告师父。”一向钟爱蔗茅的刘子明,终于哭得“嗓子完全嘶哑”。若他能有兆海马瑟沃的正气,也不至于晚年精神失常,冻死在柴屋里。

兆海在书中的出场次数也是不多也不少,刚刚好。不同于本书中的其他人优劣各存的特点,在教诲笔下,兆海是纯净的:对爱情,对同学,对家人,对国家。他实在是人世间难得的。若人世间,多几位如鹿兆海这般的纯澈之人,何愁处处不是一九四一?

长塘镇宋先生通道:应用市场下载“聊城壹点”APP,或搜索QQ小程序“聊城壹点”,全省600位本报记者在线等你来宋先生!